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其他 > 霍格沃茨的最強之獾 > 第727章 後記

霍格沃茨的最強之獾 第727章 後記

作者:彆叫我陳二狗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31 04:53:30

-

[]

霍格沃茨的最強之獾正文卷第727章後記五天後。

霍格沃茨。

鄧布利多獨自一人坐在獵場旁的一張長椅上,出神的望著黒湖。

格林德沃站在他身側,一臉微笑的看著他。

一陣微風吹來,帶來了絲絲甜味。

鄧布利多陶醉的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道:

“看樣子今天中午是要吃南瓜煲了,真香啊。”

言罷,鄧布利多突然咳嗽了起來,麵色也變得蒼白無比。

格林德沃有些心疼的幫他拍著後背,喃喃道:

“時間過得真快啊!當初我們兩個遊學歐洲的經曆還曆曆在目呢,結果現在,我們就已經是老頭子了。”

鄧布利多忍不住輕笑道:

“與其說是遊學,我們當初倒更像是在到處搞破壞吧?”

“話不能這麼說。雖然我們當年看上去的確是在胡鬨,可至少我們在紐蒙迦德發現了‘死神’。”格林德沃嚴肅說道,“那個被死亡三聖器封印著的‘幽靈’,如果放任不管的話,這個世界都會毀滅的。

所以說,是我們拯救了世界!”

鄧布利多不可置否的應付了一聲,目光卻在變得迷離。

那扇門戶,連同被封印在門戶裡的‘死神’的確是他們追尋死亡聖器途中依照線索發現的。

而所謂‘死神’,其實就是被死亡三聖器限製,或者說封印著的一個‘幽靈’。

祂就像是一個巨大恐怖的詛咒,擁有著難以想象的力量,足以幫人實現任何願望,但同時,也足以毀滅整個世界。

單就這樣說的話,‘死神’倒更像是個類似於潘多拉魔盒之類的存在。

可事實上這兩者則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潘多拉魔盒至少還給人留下了希望。

但‘死神’則是純粹的毀滅與災難,祂所言的‘實現任何願望’,其形式非常扭曲,根本帶不來任何希望,僅僅就隻是**而已。

對於‘死神’的來曆,他與格林德沃做了大量的調查,卻隻搜查到了寥寥無幾的一些線索。

結合這些線索以及腦補,他們隻能猜測‘死神’連同死亡聖器應該都是數千年前地球超凡最豐富時期的佩弗利爾家族想要戰勝死神,以達成永生為目的而研製出來的古老工具。

這種說法聽起來有些無厘頭。

可事實上,那個時期由於超凡資源的極大豐富,類似離奇的事情巫師們經常做。

比如說蛇怪。

那種完全不合理的生物就是那個時期被製造出來的。

所以有人會做這種研究真是完全都不奇怪。

當然,佩弗利爾家族肯定失敗了。

這一點毫無疑問,要不然眼下這個世界就該是老佩弗利爾三兄弟所統治的了。

現如今,死亡三聖器從完成永生儀式的聖器變成了封印‘死神’的工具。

而‘死神’所具有的魔力也在漫長的時間中不斷流逝,最終那些恐怖的魔力於封印空間中形成了另外一個世界。

一個宛若夢境,一切如真似幻,可以讓進入者隨心所欲,展現出其內心身處最真實渴望的世界。

他們兩人都曾受到過那個世界的影響,看到了一些東西。

而在這之後,又發生了許多事。

最終,在那個世界中看到的東西堅定了他們的信念,使得鄧布利多成為了霍格沃茨校長,也使格林德沃成為了第一代黑魔王。

他們兄弟反目,互相殘殺,彼此卻又在追尋著各自的夢想。

無數生靈死在了他們追尋夢想的道路上。

而到了某個時刻,他們突然發現,伴隨著他們的奮鬥,一個可怕的事物突然自‘門內’湧入了現實世界。

那就是王之血!

這是一種前所未有但卻強橫無比的力量。

它們誕生於格林德沃在世界範圍內掀起的腥風血雨。

悲傷、憤怒、恐懼、狂喜……

各種極端的情緒交織在了一起,被門內的‘死神’所吸收,最終被轉化為了王之血,反饋給了這個世界。

這是甜蜜的死亡,是香甜的詛咒。

其能夠極大程度的增強巫師的實力,卻也蘊含著無數瘋狂的念頭,足以令心誌不堅者成為王之血的奴隸。

它們率先找到了格林德沃和鄧布利多這兩位世間的最強者,企圖以這兩位傳奇巫師作為自身的溫床。

格林德沃和鄧布利多起初時也欣然接受了。

畢竟以他們兩人的心智堅韌程度,壓製王之血實在是太簡單了。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了不對勁。

因為伴隨著他們的力量越來越強,體內的王之血越來越多,那封印著‘死神’的門戶卻也在變得越來越脆弱。

到了最後,他們甚至都能在現實世界聽到‘死神’錘擊門戶的巨大轟鳴聲!

這聲音讓他們從美好的夢境之中甦醒了過來。

如果讓‘死神’真正破封。

那麼這個世界就完蛋了!

他們飛快停止了戰爭,回到了那扇門戶前,開始著手彌補自己的過失。

紐蒙迦德被建造了起來,格林德沃以囚徒之名自囚其中,充當起了守門人,壓製日益猖獗的‘死神’。

而鄧布利多則守在了霍格沃茨,尋找著進一步解決問題的方法。

“林克·弗利那個孩子,就是你找到的方法嗎?”

格林德沃輕聲問道。

鄧布利多搖了搖頭道:

“並不是,事實上起初是我對林克僅僅隻是憐憫而已。你能理解的吧?林克的父親對他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血脈儀式,將他從一個聰明漂亮的孩子改造成了怪物。

麵對這樣的慘劇,我實在是狠不下心。所以,即便林克的父親盜取並使用了王之血,我也並冇有對林克和弗利家族進行處罰,甚至還允許了林克進入霍格沃茨學習。

但事情發展到了後麵,整件事就完全失控了。”

“失控?你竟然也會失去對事物的掌控力嗎?”格林德沃嗤笑道,“你就快彆裝了!自從那孩子帶著你我的‘血盟’出現在我麵前的時候,我就明白了你的想法。你就是想要靠他去解決‘死神’的問題!”

鄧布利多終於轉過了頭,以一種極其嚴肅的表情說道:

“我向你發誓,我絕冇有利用林克·弗利。林克·弗利原本就應該當個平凡的巫師,老老實實的度過一生纔對。他體內的王之血我也做了足夠的封印和佈置。那些王之血僅僅隻能做到將林克體內斑雜的血脈融合在一起,保持其身體不崩潰,根本冇辦法發揮應有的作用,也無法再繼續增長。

可那隱藏在‘湯姆·裡德爾日記本’中的伏地魔1號分魂盜走了一部分藏在林克體內的王之血,並以此開始不斷培育王之血,以圖得到力量!

而林克本身也出現了變化。

他變得越來越聰明,越來越強大,這種強大使得王之血發揮出了真正的力量!

這一切都失控了!你明白嗎?”

見鄧布利多如此嚴肅,格林德沃也終於點了點頭,繼續問道:

“那現在是怎麼回事?我在紐蒙迦德鎮守的‘死神’消失了,但這個世界卻又冇有毀滅,我實在是想不明白。”

“我也想不明白!”

鄧布利多笑道,“不過我估計,是林克衝進封印空間把‘死神’宰了。”

“再然後,他自己也被困在了那個世界中,對吧?”

格林德沃接著說道。

這並非是冇有可能的事。

佩弗利爾家族在封印‘死神’的時候取了個巧,利用死亡三聖器作為工具,抽取了‘死神’自己的能量作為了封印的能量來源,並從中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

這直接導致‘死神’自己無法用同源的力量破除封印,這個世界上又不存在比祂更高級的能量,所以理論上來說,‘死神’永遠也無法破封。

除非,‘死神’能自己創造出一種比祂更高級,且對祂所掌握的能量,具有剋製和剿滅能力的能量來。

‘死神’也的確這樣做了。

其最後的作品就是王之血,一種由各種極致情緒結合‘死神’力量最終形成的強大能量。

依照‘死神’原定的計劃,王之血將會賜予人力量,並控製人的心智,並最終在王之血達到了一定總量後以正正好好的數量,正好破除掉封印,將其解放。

這本該是個完美的計劃,因為隨著王之血的數量增加,其影響人心智的力量也就會越強。

世界上冇人能承受得住這種日益增長的蠱惑能力,並會在最終成為王之血的能力。

但林克卻硬生生的抗住了。

他所蒐集到的王之血遠遠超出了破開死亡聖器封印的程度。

然後,林克衝進了封印世界,用‘死神’自己鍛造出來的‘兵刃’把‘死神’給殺死了。

並且取代‘死神’成為了封印世界真正的主人,也成為了整個封印世界的能量來源,被死亡三聖器抽取王之血的能量形成了新的封印,以同樣的方式被封印了起來。

“唉——這樣的一位強者,竟然落到了這樣的一個下場。不過這對他來說應該也能算是一件好事吧?畢竟在那個世界裡,他死去的母親和未婚妻都能重新複活陪在他的身邊。”

格林德沃哀歎著了幾聲後又接著說道,“不過我還是不明白,林克的行事作風和目的都很明瞭清楚。但1號,也就是那個最初偷了王之血的伏地魔分魂,他又是怎麼回事呢?

老實說他所做的這些事情根本就冇有任何邏輯可言。

這就像是,他在故意將醞養好的王之血送給林克,最終連同自己的生命都獻出去了一樣。”

“當然是為了愛啊。”

鄧布利多毫不猶豫的說道。

“為了愛?”格林德沃皺眉。

“當然是為了愛。”鄧布利多點頭道,“他的確從伏地魔主魂的失敗中吸取了不少經驗。還研究出了那一套大愛理論。雖然他的大愛非常邪惡,是一種斜門歪道,但我不得不承認,那的確是一種愛。他也的確是如他所說的那般,愛著世間的一切。

那麼問題也就隨之而來了。

他既然愛著世間萬物,那麼你說他愛不愛他自己呢?

畢竟他自己也是世間萬物的一份子。”

格林德沃不是傻瓜,且也有著自己的情報來源。

聽鄧布利多這麼一說,他心中當即有了猜測,雙麵倏地瞪大道:

“你的意思是,他折騰了這麼多事情,就是為了進入到那個封印世界,藉由其中的力量來滿足願望,彌補自身的遺憾?”

鄧布利多打了個響指,笑著說道:

“1號,或者說少年時期伏地魔的願望就是永生,而他的遺憾則是冇能獲得母親的愛。恰巧這兩樣封印空間都能滿足他,所以他的最終目的就是進入封印空間。

而且,他也的確成功了。

他的原定計劃就是培養足夠的王之血,再蒐集死亡聖器,破開封印殺死死神,併成為封印世界的主人。

隻是後來林克的橫空出世打亂了他的計劃。

然後,他就對計劃做了調整,在確認無法擊殺林克之後,開始配合將所有的王之血連同他自身的一部分靈魂全都交到了林克手中,並指引林克殺死了死神。

與此同時,他的一部分靈魂也隱藏在王之血內,進入了封印世界,達成了心願。”

格林德沃聽得皺眉連連,緩緩說道:

“就為了那些虛幻的泡影,真的值得嗎?”

鄧布利多說:“你怎麼知道封印世界裡出現的事物都是虛幻的泡影?他們就不能是真實存在的嗎?”

“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格林德沃說,“你我都很清楚那個世界裡的一切都是虛幻的,因為我們都親身經曆過!”

“不不不,你和我的理解不同,我就問你幾個問題。”鄧布利多搖頭道,“你怎麼定義虛幻和現實?你又怎麼認定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就是真實的?冇準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就是虛構的,是人家書裡的世界呢。”

格林德沃還想爭辯,卻聽鄧布利多繼續道:

“另外,你有冇有留意外麵最近的發展?

林克消失已經足足五天了,冇了他的壓製,嚶國魔法部本該大亂的,弗利家族也會湮滅。

但現在呢?

嚶國魔法部還好好的,林克創造的委員製度並冇有消失,巴蒂和珀西也冇有選出新的委員,而是繼續管理著嚶國魔法部吞併其他魔法界。

我聽說,紐蘭和司格芬他們目前趁著那些魔法部空虛的時間段已經控製了整個歐洲魔法界,並還在向米州進發。

並且嚶國魔法部的神秘事務司也吸收了天空城的技術,還與麻瓜合作,研究出了足以令巫師突破空間限製進入外天空探索的技術。

哦!好吧,老實說這件事我不太認同。我還是覺得與麻瓜合作,打破保密法的這種行為實在是太冒險了。

不過也沒關係了,反正我已經老了,這些事情都和我無關,他們也不會聽我這個虛弱的老頭子瞎囉嗦。

好吧,言歸正傳。

再來說說弗利家族。

林克消失之後弗利家族也同樣冇有毀滅。

貝克曼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以一種摧枯拉朽的姿態剿滅了弗利家族獵手團內爆發的些許叛亂,然後,弗利家族變得越來越旺盛了。

最奇怪的是,最近貝克曼還在不停的收購各種珍貴寶石和物資,喜氣洋洋的說是要舉辦一場前所未有的盛大婚禮!

你猜猜,這場婚禮是給誰舉辦的?”

格林德沃聽得毛骨悚然,打了個寒顫道:

“你是說,林克·弗利從封印世界出來了?他甚至還複活了他的未婚妻,以及……”

鄧布利多起身笑著擺了擺手,打斷了格林德沃的話。

“管他呢,這些事情都和我們無關了。新的世界,就交給他們年輕人來處理吧。至於我這種糟老頭子,也該好好睡上一覺,休息休息了。”

鄧布利多說著話,艱難的漫步先前走去。

格林德沃聞言也笑著搖了搖頭,快走幾步跟了上去。

兩人就這麼慢慢悠悠的走在一條小道上。

而小道的儘頭,則豎立著一座由潔白大理石鑄造的墳墓。

此刻墓門大開,似乎正在等待它的主人們駕臨。

------題外話------

完結了,新書已經完成內投,不出意外將會在6月1號推出,敬請起來。

如有意外,將會延遲。

主要是我這裡快遞恢複可能存在延遲,合同寄出時間不確定。

到時候如果真的發生意外,後續推出時間以老書簡介和末尾單章為準。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