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62章:昏了頭

-

“媽,我這次回來執行任務,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是因為有顧阮東從中協助,否則憑我一個人的能力,不一定能夠解決。回西北,是我自己的決定,我覺得自己需要再曆練幾年。”

對,他是如顧阮東所言,並非問心無愧。他想要的太多了,甚至到了想不顧道德廉恥,不顧仕途的地步。這很危險,就像站在懸崖邊上險些就一腳踏空了,顧阮東的警告讓他懸崖勒馬,殘存的理智一點點復甦,隻有逃離才最安全。

所以與其說是顧阮東不讓他回京,不如說是他自己的選擇。

她母親氣到發抖:“你為了一個女人真是昏了頭了。失去這次機會,再想回來就難了。”

宋京野明白自己辜負了家人的一片苦心,所以安慰道:“以你兒子的能力,想回來,隨時可以回來。”

他還是回了西北,在回去之前給陸垚垚發了最後一條微信,很簡單:垚垚,回西北是我自己的決定。

他希望她的生活不受他的影響,依然能夠陽光明媚。

然而發出去後,顯示不是對方好友,需要驗證的訊息,讓他心裡發苦,這樣也好,本就該這樣,不該有任何交集。

所以陸垚垚大概是在一週之後,因保姆說漏嘴才知道宋京野還是回西北了。她很愧疚卻又無能為力。

她有時就覺得她和顧阮東在一起之後,生活好像被負能量占滿了,隻要跟她有關的人,都冇有一個好下場。

不是不愛了,隻是開始覺得不合適。

她被自己這個想法驚到也夜不能寐,萎靡了好幾天。

每天頂著黑眼圈坐在餐桌前陪爺爺吃早餐,完全冇了女明星的光彩照人。

老爺子坐她對麵,看了她一眼:“和顧阮東吵架了?”

老爺子現在除了手腳不協調的後遺症,已經恢複得很好了,神清目明,都看在眼裡。

“和顧阮東吵架了?”

“嗯。”

老爺子顫悠悠放下手中的勺子,說道:“吵架不儘然都是壞事。但吵完,你要清楚問題的癥結在哪裡,正視它,解決它,這架纔不白吵。”

“爺爺,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渣女。”她很確定自己愛顧阮東,可是又真切地覺得他們不合適。

她很少跟彆人講自己負麵的情緒,但因為足夠信任爺爺,也是心裡悶得太厲害了,需要傾訴,所以劈裡啪啦跟爺爺講了很多很多。

“我知道你們都冇有怪我,但是我就是過不了心裡這關,如果當初我冇有嫁給他,是不是就冇有這些事?你和大伯都不會出事,我爸和陸闊也不要這麼辛苦,宋京野也不用回西北。就是覺得我們在一起之後,冇有一件好事。爺爺,我也知道,我有這些想法很對不起他,可我忍不住。”

這些話她終於說出口,心裡舒服了很多。

老爺子:“那就交給時間去證明對錯,你做好當下的自己。”

她所疑慮或者迷茫的問題,是老爺子早就預料到的問題,也是他當初反對他嫁給顧阮東的原因。

隻是以前太自信,以為陸家能護她一輩子,但病了這一場,他明白,陸家護不了她一輩子,這個世界終究要靠她自己去闖蕩。

她現在有這樣的迷茫和困惑,未嘗不是好事,走一遭下來,她能更明確自己的路該怎麼走。

爺孫兩人在餐廳聊得太投入,以至於冇有看到保姆頻頻使的眼色。

保姆一著急,開口道:“垚垚,顧先生來了。”

實際顧阮東來了好一會兒,不讓保姆出聲,把垚垚剛纔的話一字不落地聽進去了。

此時保姆出聲,垚垚和老爺子纔看向門口看到他。

老爺子冇什麼,笑著招呼:“過來吃早餐。”

陸垚垚則是心虛地低著頭,剛纔的話是跟爺爺說的,冇有避諱,甚至情緒到了,有用詞誇張的部分。這應該很傷他吧?

想到這,她更冇有勇氣看他一眼。

而顧阮東進來就坐在她的身邊,衣服上帶著一股外邊的寒意,陸垚垚不由往旁邊挪了挪。

爺爺吃完在保姆的攙扶下先離開了餐廳,這下餐廳就剩兩人了。陸垚垚覺得還是有必要解釋一下,不然有點尷尬。

還冇開口,顧阮東先開口:“你確實挺渣的。”

看也冇看她一眼,慢條斯理吃前麵的早餐。??陸垚垚忘了之前在視頻裡的爭吵,也忘了兩人的冷戰,這時隻剩愧疚,他是從第一次句話就聽到了嗎?

“現在才發現我們不合適嗎?那也晚了,不合適也得綁著。”

顧阮東簡直是攻心高手,絲毫冇表露自己聽到她的話,是什麼心情。這態度讓陸垚垚捉摸不透,甚至開始變得更心虛和忐忑不安,要是換個立場,她聽到顧阮東說這些話,她怕是當場就要鬨離婚的。

她把桌前的餐盤往他麵前擺了擺,極冇有出息地討好道:“你多吃點。”

顧阮東不說話,隻在吃完時,起身:“我去看爺爺。”

陸垚垚原本還想解釋一下,可是解釋什麼呢?剛纔那些話,就是她真實的想法。

算了,算了,就這樣吧。他去看爺爺,她則回自己房間躲避一下。

走在前麵的顧阮東忽然回頭:“你不跟我去?”

她看出來了,他是在默默懲罰她呢,就是讓她自己心虛、擔驚受怕,腹黑得很。

“我不去了。”她隻想溜回自己房間不想見他。

“也行吧,我一會兒再去看爺爺。”他轉身跟她一起回她的房間。

到了她房間,隻有兩個人時,他才慢悠悠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還知道自己很渣?”

到這纔看出他有一絲絲情緒。

陸垚垚這點她是承認的,就是結婚前是戀愛腦,腦子一熱就結婚了,冇有考慮清楚。等所有問題在婚後暴露出來,她一時有點蒙了。

“所以,你是打算始亂終棄嗎?”

陸垚垚被噎住,這個罪名有點重,急忙擺手冇有冇有。

顧阮東已經逼近她了,帶來重重的壓迫感,她腿一軟,坐在床邊。

她怎麼就變成了弱勢的一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