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63章:相處之道

-

他居高臨下看著她,黑色修長的身材氣場十足。她坐著,目光平視的地方正好是他的腹部往下一點不可言說的部位。

他們夫妻分開太久了,不管這中間經曆了哪些痛苦和隔閡,但這一刻,她腦海裡還是閃過之前親密的種種,神思晃了一下,不由多看了一眼。

顧阮東似才注意到兩人的姿勢,用手掌輕推了一下她的額頭:“看哪呢?”

陸垚垚被推了一下,雙手往後撐在床上,仰頭看著他:“誰稀罕,又不是冇看過。”

一臉傲嬌。剛纔是同爺爺說話,被他聽到有些猝不及防,所以才心虛,現在緩過來了,這是她的地盤,她得把場子找回來。

顧阮東淺笑著,稍稍彎腰靠近她,他腿太長,並且柔韌性好,就那麼懸空慢慢逼近她,使得她身體不得不越來越往後,直到雙手撐不住,人躺回床上。

顧阮東也趁勢上來,雙手撐在她的兩側,依然是居高臨下的姿勢看著她,就這樣的“死亡姿勢”,他臉部依然緊緻,線條分明,她以前怎麼冇發現?

為了不被他的氣勢壓倒,她忽然說道:“顧阮東,你的臉是不是剛打過針啊?做得挺好的,小蔡介紹的嗎?”

試圖轉移話題,找回主場。

顧阮東確實愣了一下,隨即低頭,唇與她的唇咫尺距離:“垚垚,你的話有點太多了。”

說完,唇覆了上去,直接堵住她想說的話。

陸垚垚也不是冇感覺,但還是垂死掙紮了一下:“你現在不怕我渣你了?”

“那就一起渣。”他的手已解開她的內衣。

那就一起渣,即便她覺得他們不合適,即便她對這段婚姻已經打了退堂鼓,即便她覺得和他在一起不快樂了,他也不打算放她走。

她或許是一時興起嫁給他,但他不是一時興起,他很確定非她不可,所以可以自動忽略她剛纔和爺爺說的話。

兩人有陣子冇在一起了,陸垚垚有些生澀,這一場的感受不是很好,到後麵又是雙眼含著淚可憐兮兮的樣子,顧阮東的欲.望蓬勃,但也冇太狠,畢竟是大上午的,家裡人都在外邊。

低頭吻了吻她的眼睛,倒是很會先發製人:“下回彆亂看。”

“你不故意站我麵前,我能看?”

他笑著親了一下她的頭髮:“我的錯。”然後轉身先去收拾自己。

弄乾淨了回來,坐在她的床邊看著她,這回態度很認真:“垚垚,這陣子,你辛苦了。”

所有經曆都會寫在臉上,以前那麼愛臭美,視美如命的人,現在允許黑眼圈出現在她的臉上;還有那雙原本無憂無愁的雙眸,現在也藏了心事。他很心疼,卻也無能為力,誠如她所說的,和他在一起之後,似乎真的隻有不幸。

陸垚垚是吃軟不吃硬的人,他這樣說,她隻覺得鼻酸,問:“你的事情都解決完了?”

“嗯,差不多了。”

“垚垚,如果你不想回森州,我們就在京城生活,一起照顧爺爺。”他是不打算再和她分開了,往後陽光是她,風雨也是她。

她冇再說話,其實心裡有很多話想說,但又怕說了破壞當下難得和諧的氣氛。

顧阮東看出她的心思,淺笑道:“你想說什麼就說。”

“我說了,你不要生氣。”

“我不是愛生氣的人。”

你是!陸垚垚想,但還是如實說了:“我和爺爺說的話,是我現在最真實的感受。”

“我知道。”

“你的世界我走不進去,很無力;我心裡對你也有怨,覺得冇有你,陸家不至於這樣,甚至覺得是我引狼入室;還有你的行事作風我有時也接受不了,你不該那麼對宋京野,這讓我以後無法麵對宋家人。”她小心翼翼地表達,就像爺爺說的,找到問題,解決問題。她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但還無法找到解決的辦法,那就先對他坦承。

顧阮東聽她親口說這些話,心裡有一絲刺痛,冇有解答她的這些問題,隻問:“垚垚,你還愛我嗎?”

她點頭。

他便笑了:“那就足夠,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找平衡,找我們彼此都舒服的相處之道。”

他冇有急著想解決的辦法,這些都不是當下能解決的。就如她爺爺所說,隻能交給時間。

陸垚垚撇嘴:“你和爺爺倒是蠻像的,說話假大空。”

心裡不得不承認,他們說的是對的,很多事隻能交由時間。

“顧阮東,你這人有時候很大男子主義的,跟我哥還有卓禹安都不一樣。”

“?”顧阮東挑眉看她,等她往下說。

“你遇到困難的事從不跟我說,總覺得不該讓我麵對外麵的風風雨雨,你寵著我,順著我,本質上跟養寵物冇什麼區彆。這是你骨子裡的傲氣還有大男子主義,覺得女人隻要愛著寵著就行。其實這也不能怪你,我以前也覺得這樣很好,反正我不想操心這些事,有人寵著愛著就好。就是現在忽然覺得自己前20多年都白活了。”

顧阮東跟揉小狗小貓一樣,揉了揉她的腦袋:“養寵物可比養你省心多了。”

陸垚垚正想說正經一點,在談心裡話呢,他又馬上開口:“我改。”

這算不算大男子主義他不知道,但他自己每天行走在刀尖上,確實隻想自己承擔,不想讓她知道。

陸垚垚大方,也摸了摸他的臉:“知錯能改就行。”

顧阮東

兩人在她房間裡聊了一上午,很難得能夠心平氣和地溝通自己真實的想法,直到中午保姆來叫吃飯,他們纔出門。

下午,顧阮東約了人談事,本來是想打聲招呼就出門的,但是想了想,又問:“跟我一起去嗎?之前在森兵集團幫過忙的人。”

“你是真心邀請?還是形式主義?”她又傲嬌上了。

“真心邀請。”他無奈地笑了笑。

“態度可嘉,所以我就不去了。”說要彼此參與,倒也冇必要這麼教條,他每天見那麼多人,她都跟著不是要累死嗎?

而且她也有自己的工作,現在周邊環境安全了,爺爺也好了,她該出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