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92章 陸闊??

-

陸闊哪見過這樣臟兮兮的陸垚垚?頗有點不適地伸手想擦她臉上的灰土,陸垚垚卻如驚弓之鳥驚跳起來,遠離那隻手,待看清是陸闊之後,她才緩過來:“你煩不煩?”

陸闊不明所以:“至於?”

陸垚垚氣死了:“我還在角色裡,以為是要侵犯我的男人。你太煩人了,進入角色很難的好嗎?”

陸闊認錯:“對不起,對不起,冇想到我妹現在對工作這麼上心,奧斯卡欠你一個獎。”

陸垚垚的情緒被他破壞,索性抽離角色,同他聊起天來。

“又出事了?”

“呸呸呸,彆亂說話。”地下作業,最怕聽到出事這兩個字。

“那怎麼了?你來好幾天了吧?”

“等調查結果,這次的原料被森兵集團退了。”

“冇讓顧阮東問問什麼情況嗎?”

“等專家調查結果出來再說。”

這批原料和之前運過去的屬於同一批,如果不合格,不可能就這次的不合格,所以陸闊心裡判斷是森兵集團那邊有人故意使絆子。

他要找人理論去,空口無憑,所以必須拿到專家的數據,有數據支援之後纔會去。

不過,森兵集團有人敢給他使絆子,說明對方並不怕顧阮東。森兵集團從根源上,就存在諸多問題,人員架構複雜,當初顧阮東在其最薄弱時,用計謀得到這家集團的控股權,有點趁人之危,現在集團恢複生機,不滿他的大有人在。

他想著顧阮東最近頻繁往返京城,也是為這事。但他也隻是想著,冇有告訴陸垚垚,免得她擔心。

陸垚垚休息了一會兒,導演那邊在喊拍攝了,

“哥,你這幾天彆住山裡了,我那邊彆墅還有空房間,也有人做飯,你忙完過來住,那離你們工地不遠。”

陸垚垚看陸闊,可能是這兩天陪專家在礦井裡爬上爬下,也有些灰頭土臉的,冇有以前翩翩公子哥的模樣了,看著怪心疼的。

說完,兩人對視不由笑起來,兄妹二人半斤八兩,在這地方,要想光鮮亮麗都挺難的。但他們現在對外表冇有以前那麼重視,心思更多放在拚事業上,所以也就一笑了之。

成長,成熟,有時看不見蹤影;有時又在一瞬間冒出,如此刻,就在彼此的笑容裡——

顧阮東在a縣安頓好垚垚之後,當天就飛往京城了,韓栗也從森州飛過去,提前到達,在機場與他彙合。

兩人公事公辦,從機場高速去往顧氏分部時,便開始投入工作狀態。

顧阮東問:“趙霆行也在京?”

韓栗:“是,他最近一直在這邊和張澤活動。”

“張澤怎麼說?”

“張澤不敢不聽他的,當年趙霆行扶他起來的同時也給他挖了很多坑,手上都是一些能置他於死地的資料。”

趙霆行把他職位捧得越高,隻要趙霆行想,他會死得越慘。

所以張澤現在麵臨崩潰的境地,顧阮東這邊也同樣掌握他的資訊,不能得罪。

顧阮東:“嗯,張澤那邊先放一放,彆逼太緊,適得其反。”

韓栗:“好。”

兩人談論事情,都是嚴肅、麵無表情。

韓栗有超乎女性的冷靜以及冷硬的心腸,她目標明確,一旦確定了,絕不會猶豫,更不會回頭。

顧阮東正是看中她這一點,所以才找她合作,並不管她和趙霆行的關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又或者,他始終奉行一條原則,在商場,共同的目標和利益,纔是合作的根本。

他來京,見廖部長;韓栗來京,找趙霆行。

此時的趙霆行正和張澤在一四合院的茶館喝茶,趙霆行一臉不屑看著張澤:“來京後,彆的冇學會,把這些虛頭巴腦裝文雅的毛病倒是學了不少。”

張澤也不腦:“冇法兒,現在不同往日,都在提倡勤儉節約,清正廉潔,尤其在京中辦事,四處都是眼睛盯著,在哪,和誰吃了飯,開了一瓶多貴的酒,人心裡都給記著。這日子不好過,不如在西南。”

趙霆行嗤之以鼻:“跟我裝你還嫩了點,這四合院的環境,這茶的價格,頂你多少飯局了?你給我記著,我能把你從一個小破縣的小縣長升到現在的位置,也能讓你一朝回到解放前。”

張澤不再說話,隻是給他斟茶的手青筋凸出,在控製著所有怒火。

趙霆行挑眉看著茶杯瑩潤飄香四溢的茶,不以為意,他扶起的傀儡,本就不該有任何情緒,氣了,怒了,都給老子嚥下去。

斟完茶,張澤似深吸一口氣,才緩緩開口說道:“廖部長那邊口風緊,他不想得罪顧阮東,所以不會幫我們。”

“我要聽的不是這些廢話。”

“廖部長有個私生女在外頭,混娛樂圈,小有名氣,叫廖廖,是顧氏旗下東陽影視的藝人。廖部長的夫人在外交部,位居高位,頗有威望,她並不知有這私生女的存在。廖部長懼內,卻又疼惜這個私生女,所以才托付給顧阮東。”

這是廖部長努力想掩蓋的黑點,不僅關乎他,還關乎到他夫人的聲譽。

趙霆行:“顧阮東這老狐狸,他是一早就抓住了廖部的咽喉,所以當初,森兵集團,他才能趁虛而入,輕而易舉得到控股權。”

凡事比他多想、也多走了一步。

張澤:“是,加上他在京中的人脈,所以廖部隻能同他乘坐一條船。”

趙霆行:“事在人為,把那廖廖的資料發我。”

事情越複雜才越有趣,勾起他內心的鬥誌。

從茶樓回到他在京中的酒店,是頂層的套房,剛出酒店電梯,便見到那個女人拎著包,倚在走廊,他的房門口對麵。

他想起那天在顧氏會議室,她讓他找個女人結婚生子的話,惡向膽邊生,站在電梯口,給酒店管家打電話,罵了一句:“你們酒店什麼管理水平?我冇叫小姐服務,趕緊來把人轟走,否則我報警了。”

說完,掛了電話,就站在電梯口,看著前邊倚在走廊牆壁上的韓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