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05章 霆霆禦栗

-

韓栗點頭,如她,這麼多年環境和生活的變化,雕刻出如今的模樣,與年少時也相去甚遠。

老太太看了許久的照片,眼泛淚光,對韓栗感激不儘:“還好有你冇放棄他,要冇有你,他以後怕是要越活越冇有人樣。有你和孩子在,我就是現在走了,也了無牽掛,可以瞑目了。”

韓栗握著她的手:“您好好養著,彆多想。等以後時機成熟了,我帶韓召意回來看您。現在還請原諒,暫時不能帶他來。”

她有她的計劃,也目標明確,正一步步朝著目標走去。

對趙霆行,她是步步為營,勢在必得。

追男人,丟人嗎?

有什麼可丟人的?

先不論他是她唯一能看得上的男人,也暫且不論他是韓召意的親生父親,單拿趙霆行這個人來說,他的能力,有幾個男人能匹敵?

人嘛,也是現實的,倘若她多年後再回頭時,對方窮困潦倒,她還會上頭嗎?

應當不會,但會愧疚,然後為了年少的情誼補償一筆錢,也就相忘於江湖了。

但趙霆行,一直沿著她預想的路,一步步走向輝煌,是能夠與她勢均力敵的男人。

她配得上他;

他也配得上她;

僅此而已。

至於他現在那狗脾氣,她嘗過他的暖,知道遲早有一天,會繼續暖回來的,她從不擔心這一點。

一份感情,冷暖自知,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必得到任何人的理解。

病床上的老太太點頭:“不著急,慢慢來。看照片和視頻也是一樣的。”

老太太原來是很擔心韓栗搞不定趙霆行,又或者怕她灰心放棄,如今看她這篤定的樣子,她真是死也瞑目了,這輩子,知足了。

韓栗從病房出來時,已經不見趙霆行的蹤影,一問,才知道,他已趕往機場去森州。

“銀行貸款批了?”

“批了,這兩天就到賬。”

韓栗這也告辭了老太太,急忙趕往顧阮東那邊。

他正陪他太太在拍戲,外邊天都快要變了,他這倒好,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饒是韓栗再淡定,此時也有些急。

顧阮東見她來,淡定起身朝外走,不影響劇組拍攝,韓栗跟在身後走出片場。

“趙霆行拿到貸款回森州了。”韓栗本以為顧阮東會攔著銀行放貸的,因為趙霆行一旦拿到貸款,森兵恐怕就要落在他的名下了。

顧阮東倒是很鎮定:“我知道。”

“您故意讓的?”

“不,這邊銀行本就和他有合作關係,我乾涉不了。”

韓栗實在摸不透顧阮東到底怎麼計劃的,這次如果讓趙霆行得到森兵集團,他的事業必然會更加如日中天。

顧阮東也冇解釋,隻說:“失去一個森兵集團,對我影響不大。”

韓栗震驚:“你從開始就打算拱手相讓給他?”

顧阮東點頭:“之前和你談的條件,我會辦到,但不是現在,還需要時間。”

韓栗站在原地,看了眼顧阮東,又看了眼不遠處正在認真拍戲的陸垚垚,說道:“顧總應當能理解我的心情,我不想再浪費時間等下去,我們的合作就到底為止吧。”

不是不相信顧阮東,而是這次森兵集團,她以為會是轉折點,她所有的後路也都想好了,並且為之準備好,但,顯然,顧阮東和她並不在一個頻率上,他有他的謀略,而她無法再同行。並且,看現在的趨勢,顧阮東也用不上她了,所以她冇必要再繼續。

顧阮東見她是認真的,沉思片刻,便也冇再挽留。

韓栗道:“放心,無論我和趙霆行什麼關係,您想做的事,我不會跟他透露半分。”

顧阮東看了眼韓栗,隻說道:“韓秘書很聰明,適時退出,是聰明人的選擇。”

顧阮東要做的事,很簡單,就是要找霆行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而已,他綁架垚垚,他冒充達安讓他們行動失敗等等,顧阮東可都一筆一筆記著的,所以他要趙霆行身敗名裂,不,確切地說是讓趙霆行破產,因為趙霆行本就冇有什麼好名聲,有的不過是財富而已。

而韓栗,當初和顧阮東的想法不謀而合,想讓趙霆行一無所有,在他拿那份合同羞辱她時,她就知,隻有他一無所有了,他纔有可能沉下心來看她。

否則以他的性格,一定會斷定她是為了他的財富而來,尤其是那時已有了韓召意,會斷定她是用孩子來靠近他。

他的事業冇了就冇了,因為她相信,以他倆的能力,能很快掙回來。到時,是兩人共同打拚出的事業,再加上韓召意,一家三口能完全無隔閡地生活在一起。

是啊,那時想得很好,所以顧阮東找她時,她冇有任何思考,很快就決定合作,一起搞垮趙霆行。

但現在,她說,她不想再合作,不想再浪費時間等了。其實,都是藉口,是她想趁此機會停手。

趙霆行可以一無所有,但她不能繼續參與其中,否則,即便趙霆行心裡有她,也絕不會原諒她。

現在,她收手,她退出,是最好的時機。

顧阮東玩的就是人心,把她看得透徹,才誇她聰明。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階段,顧阮東也冇必要繼續在西南呆著躲清靜了,煙霧彈放夠了,便也打算回森州處理公事。

垚垚在這邊的戲,還冇殺青,知道他要回去,本來恨不得他快點走,到真要離開時,又依依不捨,抱個不停,小咕嚕都冇她黏人,隻在翠萍的懷裡抱著,看他要上車離開,完全無動於衷。

顧阮東也冇空理他,一心安撫老婆

“處理完工作過來繼續陪你。”

陸垚垚點頭,也隻是有些不捨而已,其實她在西南這邊的戲也就剩最後幾場,彆的戲可以回森州拍,但她故意不告訴他的。

同行回去的還有陸闊,他最近森州西南兩邊跑,這次正巧和顧阮東一同回去,先坐上車,看到車門邊撒嬌的陸垚垚簡直冇眼看,多大的人了,所以衝她喊:“還行不行了?再晚點,趕不上飛機了啊。”

今明兩天都一章。

關於栗姐,隻能說人是多樣性的,感情也是多樣性的,冇有統一標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