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06章 輸

-

垚垚這才鬆開顧阮東讓他上車,他坐進車內,又從窗戶伸出手攬住她的臉貼了貼,“工作彆太累。”

說完才關上窗讓司機開車。

垚垚拍的這部戲,確實又臟又累,尤其是大多數時候,情緒需要特彆飽滿,有幾場戲,她拍下來,幾乎虛脫。

但她的累,出了片場就能放鬆,不像顧阮東,他是時時刻刻都緊繃著那根弦,不得放鬆。

馬不停蹄回到森州,森兵集團那邊已經亂了套,小蔡和司機來機場接的他,一路上跟他彙報目前的狀態。

“趙霆行收購的股份加上他那些親信的股份,與您手裡的不相上下。他今天召開股東會,想”

說到這,小蔡停頓了一下,不敢往下說。

“他想什麼?”顧阮東抬眼問,語氣聽不出什麼波瀾。後座與他並排而坐的陸闊也好奇地看向小蔡。

小蔡嚥了咽口水,回答道:“他今天召開股東大會,想把您踢出董事會。這會兒,森兵集團的股東們都在會議室裡表決。”

小蔡說完,小心翼翼看他的臉色,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向來是他們算計彆人,還是第一次被人算計,所以難免有些擔憂,又有些氣憤。

陸闊也看他一眼,這就有點丟麵兒了哈。但陸闊其實知道顧阮東,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受打擊。

讓司機直接開車去了森兵集團,整個辦公區今天異常的安靜,看到他們一行人進來,全是低頭不敢正視,等他們走過,又偷偷看他們的背影。

顧阮東走在最前麵,一臉陰寒推開會議室的門,會議室瞬間一片死寂。

趙霆行坐在最中央的位置,一臉春風得意,看到門口的他,笑笑,已經以主人自居:“顧少,請坐。”

顧阮東扯著唇角笑了笑,便坐到他指定的位置上,全程一句話冇說,環顧著整個會議室,目光在每一位股東的身上停頓幾秒。

雖什麼都冇說,但這目光,就是讓所有股東都心生寒意,心裡十足的冇底。

其實顧阮東拿到森兵集團的時間並不長,而且當初也是做了局得到的森兵,歸根究底,他在森兵的根基並不穩固,也冇有親信,不然當初不會為了拉攏人,而把自己的股份分出去一部分,造成今天被動的局麵。

此時,尤其是當初得到他股份的股東們,隻有少部分敢看他,剩下的幾位,更是把頭低得低低的。

今時不同往日,趙霆行早年就和森兵合作,後來森兵大動盪時,他的人又安好無損,這兩年潛伏其中,都在重要核心的崗位上,加上他拉攏了廖部還有軍部的人支援,這些股東審時度勢,趨利避開,隻能服從於趙霆行,也冇辦法。

趙霆行辦事雷厲風行,追求速戰速決,私下召開這個股東會,就是想趁著顧阮東還在西南時,表決把他踢出董事局,等他回來,局勢已定,隻要走個程式,通知他一聲即可。

會議室裡,誰也不敢再說話,不敢得罪趙霆行,但誰也不想得罪顧阮東,霎時安靜得掉一根針都能聽見。

但,在顧阮東進來時,趙霆行已經遊說過一次了,此時正是表決的時候。

顧阮東依然冇說話,就看著會議室裡,以趙霆行為代表,一個個舉起了手,超過五成以上的股東,同意他退出董事會,以後不再參與任何森兵集團的決策工作。

小蔡看得臉都氣綠了,因為其中有幾位是顧阮東很器重的,竟然也幫著趙霆行。

成者王敗者寇,顧阮東在商場打磨這麼多年,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他不可能戰戰都勝,所以也坦然接受,甚至在走出會議室時,還忽然回頭,麵帶笑意對趙霆行道了聲“恭喜。”

這恭喜還不如不說呢,弄得趙霆行心裡不上不下的,總覺得這老狐狸投降得太快,背後不定在想什麼陰損的招兒,因而雖然勝利了,但是喜悅卻冇有預期中的多,而且也不敢太過於高調,畢竟森兵集團是依附於軍部生存的,和他自己的企業有所區彆。

所以晚上的慶功宴,把該請的人請了,該招待的人也招待了一遍之後,他非常難得的收斂自己愛張揚的脾性,站在一旁安靜地看著宴會廳。

來的都是政商界名流,人人對他尊稱一聲趙總,他的身份似乎也逐漸擺脫了階層的束縛,在往上走一個台階。

如果放在以往,他應該會興奮,會周旋其中,但真正實現之後,他卻意識到這些都是假象,冇有自己想象中高興。

喝了幾杯酒,無意識翻了翻手機,發出一條資訊,冇頭冇腦:過來喝一杯!

是發給韓栗的,大約是覺得這世上,應當隻有她能感同身受他從大山走到這有多不容易。

韓栗很快回:不了,今天有點不舒服。

他收回手機,便也冇再說什麼。

慶功宴直到夜裡12點才結束,司機載他回酒店,按樓層時,他幾乎下意識按了22層,去往2203。

到了門口,暈乎的腦袋才清醒。

這座城市對他來說是陌生的,連一個固定的住所也冇有,每回來都是住在這間酒店頂層的套房。

今晚卻怎麼也不想一個人過,又下樓,走出酒店大堂,他的司機還冇離開,看到他,急忙過來問他要去哪裡?

本想去找韓栗,忽然發現,他對她一無所知,甚至不知道她家的住址。

也不隱藏,直接給她打了一個電話,“你家地址?”

那邊氣息虛弱,但也冇拒絕:“一會給你發微信上。”

韓栗確實是生病了,從西南迴來之後,人就一直不舒服,大約是這幾年緊繃著一根弦,尤其這兩年給顧阮東當秘書,每天快節奏、高度緊張,所以現在那根絃斷了,身體也反噬回來了。

倒冇有大問題,就是人虛弱無力,斷斷續續發著低燒。

趙霆行收到她地址,進門時,她正在吧檯邊喝水,穿著真絲滑麵的吊帶睡裙,本來皮膚就白,現在因生病,更顯白,蒼白的白。

趙霆行之前每回見她,她都是神采奕奕,從頭髮絲到腳趾,無一不精心打理,哪裡見過她這樣,身材還是那身材,但人卻跟鬼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