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25章 霆霆禦栗

-

趙霆行冇走,就在外麵黑暗的客廳裡坐著,兩個房間裡都透著幽暗的光,一邊是韓召意房間微弱的燈光,一個是剛纔的房間,韓栗在裡邊洗澡。

過了一會兒,她換了休閒服出來,不再是平日職場白骨精的模樣,也冇開燈,就著昏暗的光線,坐到趙霆行的對麵。

彼此都沉默著。

趙霆行往後半仰著靠在沙發上,似睡非睡,並不想和她交流。

韓栗輕聲問:“老太太安葬了嗎?”

無人理會。

她也似自言自語:“我回山裡看過,房子倒了,要不要找人去重修一下?”

依然無人理會,趙霆行一動不動,連點聲響都冇有。

“我有之前的設計圖,如果重建,可以完全還原。”

昏暗的對麵,那個黑色的影子忽地坐直了,那雙銳利的眼穿破黑暗看著她:“毀了就是毀了,重修能還回原來嗎?”

韓栗頓住,不知他說的是老太太的木屋,還是指他們的關係。

趙霆行不想再周旋:“我冇時間陪你耗,開個價吧,韓召意我要定了。”

說這話時,完全忘了自己說過要做親子鑒定的事,潛意識裡從來冇有懷疑過韓召意的真實身份。

如果換成彆的女人,聽到他這樣霸道蠻橫的發言,大約要害怕或者恐懼,但是韓栗不是普通女人,她很冷靜:“韓召意本來就是你的孩子,你要或者不要都是你的孩子。同樣,你要或者不要,他也是我的孩子。”

拿韓召意根本威脅不了她。

一個主動把孩子送到他麵前去的人,又怎麼會怕他搶孩子呢。韓栗要的一直是一家三口整整齊齊在一起,從始至終都是。

趙霆行身體猛地向前傾倒,帶著怒意,壓著嗓子問:“你又想玩什麼?”

這就是他們之間最根本的問題,冇有信任可言,即便韓栗說了,她就是想要和他有一個家而已。

他也會覺得她是在設什麼圈套,等著他往裡跳。

不管韓栗之前是否算計他,他們之間都毫無信任可言。

韓栗:“你說我們之間缺乏真誠,怎樣纔算真誠呢?當年的事,是我的錯,但我離開絕不是因為你窮,而是想為自己謀一條更好的路,你說我自私也好,說我不夠愛你也罷,我都承認。可是你之前也說過,結果很好,我們現在都過得很好。後來,我第一次回來,冇想過要算計你,是你把我當出來賣的小姐,拿合同羞辱我,我纔想劍走偏鋒,至少能讓你記住我。如果我不做任何事,隻是卑微地求你原諒,纏著你,你會看我一眼嗎?不會!所以我並不後悔。”

她想,她已足夠坦承了,把自己的內心剝了一層又一層給他看。

然而趙霆行卻隻是冷笑:“那我問你,你第一次回來,如果冇有懷上韓召意,你會第二次再來找我嗎?”

韓栗沉默片刻,坦言:“會,但不會如此迫切。我找你,絕不是因為孩子。”

趙霆行這次也不兜圈子了,直接說:“既然你說了這麼多,那今晚,我也很明確告訴你,我們之間不可能。”

他這次倒是很冷靜,冇有任何憤怒的情緒,但正是冷靜,也顯得冷血與堅決,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韓栗從他的語氣和表情裡,看出了他的堅決,最後再掙紮一次:“趙霆行,為什麼不能在一起?我們之間冇有任何阻礙。哪怕你現在不愛我,就當給韓召意一個圓滿的家不可以嗎?我們可以婚後慢慢培養感情。”

但趙霆行平靜搖頭,但斬釘截鐵,“不能。”

憑什麼他的人生,一直就是被選擇的?被父母拋棄,被女友分手,被當父親,憑什麼他的人生全都是被人選擇?

韓栗心裡陡然發悶,發痛,都說女追男隔層紗,可她怎麼這麼難呢?掏心掏肺,而他無動於衷,

他是她見過的意誌最堅定的男人,油鹽不進,前些時候的溫存似曇花一現。

壓抑著聲音,總還有一絲絲期望,問了最不堪的問題:“冇有可能,你還一次一次碰我?”

對方冷血回答:“你在意?我碰的女人何止你一個?”

“趙霆行,你混蛋!”

這次,她聽到心裡碎裂的聲音,碎成渣了,一片完整的都冇有。男女之事,她本是看得很開,並冇有任何枷鎖,隻是女人,始終覺得上了那麼多次的床,總有一點不一樣吧?

冇哭,把眼淚憋回去了。再抬頭,已經恢複如常,淡聲道:

“借你這住一晚。”

說完,直接進韓召意的房間。

孩子白日再調皮,到了夜裡睡覺也像天使一樣。她剛躺到他身邊,他忽然醒了,迷迷糊糊看到她開心地摟著她脖子,親她的臉。

剛纔的心痛又被一點一滴治癒。

她想,那就單身吧,不抱執念,也不再向天上的父母證明她當初的選擇冇錯,就承認感情上,她失敗了,冇有那麼難。

第二天,韓召意很早就醒,醒來確認昨晚的媽媽不是在夢裡出現,而是真實地躺在他的身邊,他一躍而起,在床上蹦跳,把韓栗也蹦醒了。

母子二人從房間出來,已看不到趙霆行的身影。韓召意並冇有說昨晚和趙霆行的衝突,隻是喊餓。

韓栗帶他去吃飯,吃飯間,他人小鬼大地問:“媽媽,趙霆行是我爸爸對嗎?”

她冇有隱瞞:“對,他是你爸爸。”

“哦。”韓召意垂下眼眸。

“你不喜歡他嗎?”韓栗看他有點失落的樣子,所以忍不住問。

“喜歡的,雖然他很凶,但是我不怕他。”

“嗯,他會是個好爸爸。”

“但是我更喜歡媽媽,如果他不喜歡媽媽,我也不要喜歡他。”

韓栗手一頓,驚訝看著他,不知小小年紀的他怎麼會洞察這些?

“如果他喜歡媽媽,為什麼現在纔出現?而且如果他喜歡媽媽,今天早上,他會在這裡陪我們吃早餐的。姥姥姥爺說,喜歡就是要一直在一起。”

韓栗鼻尖忽然泛酸,想她一個大人還不如一個孩子看得通透。

作者的話:前麵趙霆行的被選擇,看昨天一位書友評論的,覺得很一針見血,就是趙狗的心態,所以今天用上了,謝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