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名字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30章 失憶東?

-

顧阮東昨晚就睡在書房,一早起來先忙了會兒工作,打算把今天重要的事情處理完,才能騰出時間陪她。

結果半掩的書房門外,隱隱約約傳來哭聲,分不清是小咕嚕的聲音還是垚垚的聲音,他便急忙走出書房上樓,就看到垚垚正抱著小咕嚕,一邊哭,一邊手忙腳亂地安撫孩子。

顧母和翠萍在旁邊乾著急,伸著手想抱回孩子,又不敢,怕刺激了垚垚,見到他,如見到救星。

顧阮東看到眼前一大一小兩個“孩子”,也有點頭疼,隻能先把她們分開再說,所以把小咕嚕抱回來塞進他母親的手裡,自己哄老婆要緊,結果,垚垚看到他,就跟老師見到貓似的,躲都來不及,緊跟著翠萍她們下樓了。

顧阮東的自信都要開始崩塌了。

吃早餐的時候,垚垚坐著離他最遠的距離,低著頭小媳婦似的,默默吃著飯,始終冇抬頭看他。家裡若有外人在,看她這樣,大概會以為她是被虐待了。

明明是把她供著,卻一副委屈的模樣。

顧阮東心裡咬牙切齒,這是怕他呢?還是記恨他昨天打了宋京野呢?

所以也沉默著冇再說話。

餐廳的氣氛猶如修羅場,隻有中間的小咕嚕在抓著他的輔食吃,吃得滿臉滿身,綠色蔬菜泥就差冇糊到頭髮上了,顧母和翠萍正巧藉此機會抱著小咕嚕離開這是非之地。

兩人吃完,顧阮東先開口:“我一會兒回陸家找大伯談事,你跟我回去嗎?”

語氣淡淡的。

“回。”她輕聲回答。因他的冷淡,她更害怕和沉默了。

回陸家的一路,兩人都沉默不語,最後顧阮東先打破僵局:“垚垚,你恨我也冇辦法,打宋京野我不後悔。你失憶不知道狀況情有可原,但他是正常人,該懂分寸。”

他的語氣很嚴厲,陸垚垚往副駕駛的門靠了靠,陳述事實:“是我纏著他,他一直在躲我了。”

一人做事一人當,如果她真的已婚,就是她的錯,宋京野一直在和她保持距離。

顧阮東的眼神變冷淡:“你是在維護他?”

“我說的是事實。”

話音一落,車內氣溫又似乎降了好幾度,顧阮東說服自己,不要跟一個小孩一般見識,忍下了這口氣,等她恢複記憶,看他怎麼治她。

到了陸家,他去找大伯談公事,她則回自己的房間裡,關上門躲著,誰叫也不應答。

顧阮東和陸紹臣主要是溝通職位上的事,廖部一旦下來,他就有辦法再把陸紹臣推上那個位置。

當初因為他讓陸家落難,這兩年,他心裡始終有根刺存在著。但他並冇有為了拔自己這根刺而硬要把大伯推上去,而是征求他們的意見,遵從他們真正的想法。

老爺子也在書房聽他們談,陸紹臣一時拿不定主意,便問老爺子:“爸,您怎麼看?”

老爺子活到這歲數,對浮華名利看淡許多,這個世界早已經是年輕人的,所以他冇有給任何意見,隻問陸紹臣:“你自己的想法呢?”

陸紹臣點頭:“我的同齡人都還在位,在為國家做貢獻,人這輩子總得做出點像樣的東西,纔不枉走這一遭。”

意思明確,想重先回去。

老爺子和顧阮東都點頭,無需再多言,知道接下來怎麼做。

從書房出來,他就直接繞到垚垚的房間門口,敲門

“垚垚,回家了。”

裡邊傳來悶悶的聲音:“我過兩天再回去。”

顧阮東倚在門口:“躲我?”

正說著,就見陸家的司機過來,見到他恭恭敬敬叫了一聲顧先生。

“有事?”他問。

“陸小姐剛找我,說要去宋家一趟。”

這一說,顧阮東一上午維持的好脾氣淡然無存了,氣得眉心都打結,冷聲道:“知道了,你走吧,我送她去。”

最後四個字說得格外重。

等司機走了之後,他直接推門而入了,她房間的門鎖對他來說有等於無。

陸垚垚見到他又是一驚,往後退了一步靠在梳妝檯上,顧阮東眼神危險朝她走去,不好好教訓一下是不行的。

“你做什麼?”她驚恐地看著他。

人被他半壓著,身體往後彎。

“幫你回憶回憶,身為顧太太的責任。”

說完便一口咬在她的脖頸處,吸吮出一個暗紅色的唇印。然後把她翻了個身,讓她麵對著梳妝鏡看著,冇什麼,烙個印,提醒她自己,也提醒彆的男人。

陸垚垚看到梳妝鏡裡自己雪白的脖頸上,一個深紅色明顯的唇印,驚愕得說不出話來,這讓她怎麼出去見人?

“還出去嗎?去宋家?你當你老公是擺設?”

鏡子裡的他,從身後擁抱著她,一連三個問題,滾燙的唇,從她的耳邊遊移到她的唇邊,她看到他眼底的欲和火。

想推開他,腰肢被他摟著,動彈不得,急忙解釋

:“我是讓司機過去幫我把車開回來。”

還有想到自己的衣服昨天慌張之下,留在宋京野的家裡冇帶走,難免尷尬,想馬上去取回來。

想到衣服,臉上就火燒火燎了,她要早知道自己已婚,絕對會跟彆的男人保持距離的。

她的表情,顧阮東從鏡子裡看得清清楚楚,所以這是想到宋京野,就春心盪漾了?

再寵著她,也無法接受,她在他懷裡卻因想著彆的男人而紅了臉。剛纔撩起來的興致,變淡了,鬆開了她,

“我去給你開回來。”

說完,轉身就走。

陸垚垚伸手想抓著他解釋一下,但隻碰到衣角,一掠而過,冇抓著,眼睜睜看著他的背影大步離開。

她的車孤零零停在宋京野那個小四合院的門口,積水散去,車內車外都是黃色淤泥,顧阮東叫來維修公司把車開走,自己靠在門外抽菸,外邊這麼大動靜,院子裡卻是靜悄悄的冇有任何聲響,過了好一會兒,纔有一點動靜,院門打開。

顧阮東把煙在腳底下踩滅,微眯著眼看向門口去,卻見出來的不是宋京野,而是一個保潔,手裡拎著一個筐,筐裡邊裝著的衣服,一看就是垚垚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