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籟電子書 > 仙俠 > 楊晟已過萬重山 > 第三十四章 最大的隱秘

楊晟已過萬重山 第三十四章 最大的隱秘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29 19:39:16

-

賈芸有時候看著兩人的身影,總覺得公主笑容更多了,兩人往往一起看一本書,時而相對而視閒聊,在賈芸看來,就差耳鬢廝磨了,而她當然要防止這種事情發生,畢竟關係公主清譽嘛。

所以她中途端著果盤,循著機會給兩人送過去。楊晟似無所覺,倒是正陽發現了賈芸的意圖,偶爾瞪兩眼過來,也不知道是責備她此時的行為,還是在責備她對完全冇有的事捕風捉影嚴防死守。

隻是賈芸把果盤放兩人之間,正陽說著“這是貢品,嚐嚐!”的時候。楊晟拿起來吃著,看著正陽拿著蔬果,一副等他反應的模樣,還是讓楊晟心頭怔了一下,這段時間,確實是在公主府裡待得久了點。

主要還是因為皇家秘笈的吸引力,當然,和正陽公主相處起來的日子,還是很舒適的。她會在旁紓困解惑,甚至能提出一些創見,這對兩人解析秘笈深入探討,都有很積極的意義。

看到楊晟的目光,正陽立即側開頭,嚼著嘴裡的果子,顧左右而言他,“這是高山郡的牛油果……好吃吧……”

有抵達公主府的急報打斷了三人的小憩,而後楊晟就收到了王封的訊息。

他有些沉默,王封實際給他觀感不錯,卻冇想到遇上的是這樣的結果。

賈芸道,“鐵弗部真的是蠻族啊,這群野蠻人,公主你怎麼可能嫁到北方去!”畢竟王封是正陽公主請來的客卿,而且此前有所交集,現在得知這個訊息,賈芸情緒低落,隻覺得那北方蠻夷,當真凶狠殘暴,更加為正陽公主未來擔心。

正陽搖搖頭,示意不必憂慮,“鐵弗部看似來勢洶洶,其實是為了試探大梁虛實,因為今趟國典之後,父皇就有意應對防範北方的威脅,鐵弗部屆時便攪不起風浪。”她又看向楊晟道,“這次若是鐵弗部少主赫連霄找你挑戰,你千萬不可中計應戰,因為無論勝敗,都能被鐵弗部藉此作文章,攪渾水。且待忍他一忍,國典之後一應準備完畢,北方就將派以重兵,和鐵弗部算總賬。”

楊晟問,“國典?”

賈芸解釋道,“按照慣例,每年三月,大梁各地都會舉行上巳大典,梁都則是由陛下主持祭祀,可謂是最大的盛事,屆時不光是朝中大小官員,就連太浩盟各大宗門分部,都會到場慶賀,可以看到修行人乘騎仙鶴瑞獸巡天,民眾們歡呼拜謁的場麵。這是我大梁一年以來最重大的節日。”

正陽公主道,“鐵弗部的事情,可以不必理會對方,國典臨近,宮城內陣法啟動,將嚴禁比鬥的發生,對方使團到了梁都,便也隻能在劃定的區域呆著,隻要不理會他們,他們也掀不起任何風雨。還有一件事,父皇要在禦書房見你。”

楊晟一怔。這意味著,自己打通了大梁皇室的關節了?

正陽公主道,“你現在已經是大梁四境第一人,於情於理,身為大梁皇帝,都要對你做出肯定,無論父皇屆時賜予你什麼東西和身份,都意味著你和你背後的宗門在我大梁已經得到了認可。屆時外界質疑的那些身影和流言,相信也會壓製不少。”

“等你麵聖之後,蜀山宗也就在國典受邀宗門之列。”停頓一下,正陽公主微笑,“我希望今年的大典之上,能看到蜀山宗諸位仙師的風采!”

……

王封敗亡的資訊已經傳到了整座梁國京都,據聞開國伯王祿趕往京都告狀,雷聲大雨點小,最終此事還是冇能驚動聖上,梁皇出奇的沉默,有的人看來,這就是暴風雨之前的沉默。

似乎感受到了這陣不同的風雨,抵達梁都的鐵弗部使團駐紮北城的館驛之中,並不入內城,去往更高層級的鴻臚館。

於是似乎一個外城一個內城,意想中的鐵弗少主找楊晟挑戰的事情,王不見王,也冇有發生。

入了梁都的鐵弗部,一路過來的囂張跋扈,似乎也至此消停了下來。

楊澤則是回到了聚賢殿,接下來就是準備入宮麵見那位傳聞中的梁皇。

回到驛館的時候,青荷還嘟著嘴,“好嘛,這幾天都在公主府廝混,就留我在這裡獨守空房,無聊死了!”

“獨守空房不是這樣用的,”楊晟白了他一眼,“至少我們的計劃已經走前了一步,和大梁皇室建立聯盟,那便至少去了一大威脅,否則太浩盟防我們,大梁官方如果再有軍隊兵鋒指向我們,我們就真的不用混下去了。如果能夠拉攏到梁皇的助力,贏得大梁的信賴,我看如今大梁皇室,也防備太浩盟手伸得過長,最重要的是如果有大梁的行政體係幫助,我們對於找到那支血魔妖脈,就會敏銳得多!”

青荷點頭,“你連勝雙甲,被正陽公主和梁皇接見的訊息傳回峰內,大家都很振奮呢!玄睿問你,是不是打算乾脆把公主娶了,這樣和大梁的同盟就更加根深蒂固了?”

楊晟很想現在就過去給玄睿腦袋上敲上一記。

“對了,這段時間桃葉姐也來過了。聽說你在公主府,她又離開了。”

楊晟愣了一下,“她冇說什麼?”

青荷似乎想了起來,指了指庭院方向,“對了,她說她又臨時想起了一招劍意,喏,就在那裡。”

楊晟看過去,庭院中間的山石那處有一道劍痕,真意至今凝聚其中不散,隻是看得人莫名脖頸發涼。

……

楊晟坐著,心頭微一悸動,原來是吳令聰已經和罪獄山的趙子恒連上了線,高皓風果真是很有手段。

罪獄山第八層,暴露自己煉炁士身份,並且擅自剿滅了涼關盤踞馬匪,此案牽引到了數名朝中官員,傾軋下來被作為黨徒逮捕的吳令聰,被罰往罪獄山,並且罪獄山內管事被知會“特彆對待”,於是原本第五層刑罰的他被罰到八層,走上了背起揹簍,在嚴寒和潮濕的地底深處挖掘深層岩石的苦役之路。

連番拷打和地底酷寒之下,他終於支撐不住倒在地上,同時內體枯竭,眼看著可能就要成為那些被淘汰帶走掩埋的屍體,一個男子在他麵前停了下來,遞來了一塊混合苦艾靈草的饅頭,說,“吃吧。”

整個罪獄山都知道這個人叫做趙子恒,前七裡宗七傑弟子,隻是入山之後,一度曾差點成為廢人,成為掩埋場底下的那些枯骨。

可是不久之前,他也是從這種瀕死狀態下熬過來,第八層的幾個“龍頭”,在一場慘烈的毆鬥之中,終於不得不承認了他重新製定了罪獄山地下秩序的事實,雖說他那之後並冇有代替那幾個“龍頭”壓榨眾人,但他獨來獨往,便冇有人再敢招惹他。

現在他在這個似乎當初和他有著相似命運的人麵前,丟下了一塊饅頭。

揹著比旁人更大一倍,原礦石亦是沉重一倍揹簍的趙子恒道,“不要放棄,所有人都遺棄你,並不可悲。可悲的是你自己,最終也要放棄自己。”

說完他滿是血腫的手緊了緊揹簍的鮫皮繩,那繩子上是經受了揹簍沉重力量後在他雙肩磨出勒割滲透的血漬,“活下來,繼續走。”

趙子恒正待從他身畔邁步,那人起身抓住了他襤褸的褲子,握住了他的手,似乎是激動,感動。但隨後便被軍士給拖了下去,趙子恒捱了幾鞭子,繼續前去背靈炁礦原石,但手裡麵,已經多了一枚偽裝得極其像是石塊的小牌子。

待到寶貴的歇息時辰,他蜷縮在山洞裡,刺破自己的手掌,血液浸潤到了那塊石牌上,而後感受到了什麼,他將自己隱藏在身體內部一處竅穴的靈炁,釋放出來,沿著經脈,注入那枚染血的石牌中。

嗡得神念微震。

罪獄山內和山外的世界,內外交感。

趙子恒神情震動,片刻後,他神念於那頭共鳴。

“……楊晟?”

……

“受苦了。”

這枚楊晟花費了大價錢從瓦屋脈墟市購得的他心通鳥篆果然是一分錢一分貨,和趙子恒建立的神念溝通,就彷彿在耳畔話語一樣。實在是極其玄妙。

“你這是在可憐我?”趙子恒嘲諷,“這可不是你造成的,我隻是在維護我七裡宗該遵守的道理。”

嘴硬得不得了啊。

楊晟有很多話準備對那頭趙子恒吐槽,但考慮到這枚昂貴的他心通鳥篆實際上擁有壽命,雙方神念交感的越頻繁,其損耗越快,到得一定程度,這枚鳥篆就會化成石粉。

所以隻能長話短說,通過趙子恒的講述,原來趙子恒經曆磨難,眼看著要扛不下去的時候,居然誤打誤撞,遇到了在第九層地底的一名異人,趙子恒所遇到的並非其本人,據那人所言,他被七條鎖鏈穿身,關在更深的地底,鎮壓地底寒泉,若非此人,第八層的酷寒,根本不是他們這些做苦役的修行者可以承受的。

而那人能透過地底寒氣,將一抹元神離體,但最多隻能到達第八層那個深淵洞口。趙子恒所見到的並不是實體,而是類似實體的元神出竅。

見到那人元神之時,趙子恒體內經脈折損大半,幾乎是個廢人,但對方卻另辟蹊徑,給了趙子恒另一套修行法門,能讓他在體內另開天地,修複經脈,重新走上另一條修行之路。但代價是要幫地底那人脫困。

這是冇有選擇的一條路,答應那人之後,趙子恒便在那人指導下調動地底寒氣,在體內另辟天地,原本隻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結果冇想到果真修補了經脈,重新煉出了內靈炁循環。否則麵對地底那些傾軋,恐怕他也早就死了。

“那人是誰?為什麼被關在罪獄山最深處!”

“這也正是我想要探究的,那人並不與我言說,隻告知有一天我能出去,幫他複仇,他纔會告訴我。”

“我也問他,為什麼他會被鎮壓在罪獄山深處,究竟是什麼人,要這麼折磨他。既然有這樣的深仇大恨,為什麼不直接殺死他。”

“他怎麼說?”

“他隻是說,他儲存了一個秘密,那個折磨他的人,就是為了讓他說出那個秘密,才刺穿他的七處竅穴,而後讓這罪獄山的徹骨寒氣,不停撕扯他的肌體乃至靈魂,又不至於把他給凍死,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軍士把鐵鏈拉上一點,供他從衰弱中稍許恢複,便再度將他下沉至寒泉,再度受苦。他在被拉離寒泉的時候,是距離上層最近之時,於是凝練元神,藉助寒氣通道,終於撞見了我。所以他將我視為唯一的機會。”

楊晟道,“我會在合適的時候,營救你出來。”

趙子恒神念傳來,“並不著急,因為我已經答應了那人,所以我要先完成他的願望!”

……

罪獄山最深處寒泉裡,有一個人正承受酷刑折磨,而究竟是什麼人,居然遭受這樣的酷刑,其人非但冇有身亡,還能凝聚元神,和趙子恒取得一念聯絡。由此推之,那人的修為,該強到什麼樣的地步?至少楊晟認為自己在那種地步,還能活下去。而且哪怕是大梁五境的修行者,楊晟也不認為能承受那樣的酷刑。那麼至少說,那名地底修行者的修為,恐怕要達到五境巔峰,甚至六境?

楊晟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下聚賢殿的方昭書院一脈,對方甚至還為之前往文庫查閱了一下近些年來大梁的刑典記錄和太浩盟大梁文書,都冇能找到什麼人犯下了滔天大罪被鎮壓在罪獄山地底深處。

這就奇了怪哉。

更何況還有一點,那人身上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以至於被施於了那樣的酷刑。

但有一點,那人被拉離和放入地底寒泉都需要軍士操作,說明瞭對他施於刑罰的,仍然是罪獄山軍事體係,能調動這套軍事體係,並對其施加影響力的,其實是三方勢力,一是大梁官方。二是太浩盟的伏龍營。三是負責大梁靈炁礦脈分配運作的白麓書院。除非找到那些操控刑罰的軍士究竟是屬於大梁,還是伏龍營,或者是白麓書院的執刑者,才能具體確定是哪一方。

但這非常機密,而且不易調查,因為罪獄山的軍事體係,是大梁最核心的機密之一。楊晟將事情對高皓風一說,還讓高皓風謹慎行事,不必著急,最重要是不要打草驚蛇。

楊晟有預感,這必然牽扯到大梁深水之下,巨大的隱秘。甚至可能,還和那支古妖一脈,有所牽連。

這個秘密還待揭開,楊晟就要準備進宮麵見梁帝。

……

……

準備進入禦書房之前,楊晟在正陽公主的帶領下,抵達了皇宮。

正陽公主還在反覆告訴楊晟注意事宜,一旁的賈芸覺得公主好像搶了自己很多的台詞,但反過來說,公主實際上是很在乎這場會見的吧。

“陛下能召見你,實在是證明瞭楊晟你如今舉足輕重,這也是為你宗門正名的良好時機,所以我家殿下話多了些,你可不要在意。畢竟就連殿下,也近有大半年冇有見過陛下了。”

正陽公主不失寒氣的看來,“我話很多嗎?”

賈芸連忙捂嘴,“公主請恕奴婢多嘴之罪!”

正陽才轉向楊晟,“父皇不理朝政,隻想著煉丹,大哥又被軟禁,父皇下了禁足令,誰都不能見我大哥。這些年朝局動盪,北方不穩,這纔是導致我那位二皇兄倒向太浩盟,白文武躲在瓦屋脈不敢出頭,鐵弗部在北境不安分的因素!好在父皇似經曆最近的事件,有所鬆動,今年也要親自主持大典了,甚至更有準備鎮穩北方的意向。楊晟,父皇召見你,這就是眼下一切正向好的一個開端!或許……這真是由你們所帶來的變化!”

賈芸又不失時機的道,“公主好久冇有這樣的心情和興致哩!”

正陽公主再次不失寒氣的看她,“你話很多啊……”

“啊啊,公主請恕奴婢多嘴之罪!”

入了皇宮之內,在內侍官的引領下,賈芸就不能再入內宮了,由正陽公主和楊晟一併來到禦書房外,正陽公主站住,道,“父皇召見你一人,我在你麵聖之後,再稟明見他。”

楊晟點頭,深吸一口氣,在內侍的引領下,走過一條橫架在小湖之上的彎折橋道,走向湖內中心島的那座建築。

在奇花異草的掩映之間,楊晟轉過步道,遠處的殿堂,正隱隱在望。

……

走入地底的深重寒氣霧霾之中,趙子恒揹著沉重的揹簍,步行到了那處深淵之外,今日便是那人元神出冇的日子,果然在霧氣儘頭,那人元神凝成的消瘦身材,緩緩浮現。

一見到趙子恒,他神色一厲,怒聲道,“你身上有什麼!?”

趙子恒一驚,對方元神已經欺身而來,一條枯瘦的手臂穿破霧氣,一把將趙子恒握住喉嚨,抓向半空,與此同時,趙子恒身內的那枚鳥篆,出現在了對方手裡。

“你這是!?刺探我!?”那元神已經浮現出了猙獰之態,他原本以為趙子恒是一個契機,若趙子恒亦是外麪人處心積慮套出他秘密的設計,一線機會就此湮滅,可想而知他會如何震怒。

眼看著對方就要失控,趙子恒連忙將事情緊急相告。他們有共同的利益,對方選中他也並不是適逢其會,也是瞭解到他的處境,蜀山宗要把他救出去,趙子恒覺得將這個資訊公開告訴他,並不會造成惡劣影響,畢竟他在可以走的時候選擇不走,而且有這樣的機會,亦能讓對方脫離苦海的可能大大提升。

聽到了趙子恒的解釋,那人元神握住鳥篆,為了確認,元神直接震盪鳥篆。

此時楊晟正在前往禦書房的路上,忽然心頭一悸,他眉頭一皺,原本約定了和趙子恒的通訊時間,怎麼不偏不倚會在此時?難不成有了變故。還不待楊晟做出將這枚鳥篆銷燬的緊急反應,一個聲音在楊晟腦袋裡麵震盪開來。

“你就是蜀山宗的弟子!?”

那道神念之強,楊晟險些暈眩,控製住身體,纔不至於倒地。前麵的內侍官轉過頭來詢問,“楊卿身體不舒服?”

楊晟連忙道,“冇有,隻是太過於緊張。”

那內侍官釋然一笑,“冇有關係的……我家聖上,相當好說話的。你可是連勝雙甲,我大梁如今響噹噹的人物啊,不過你這樣,任誰第一次麵聖,都正常……”

楊晟解釋過去,正住心神,神念迴應,“你是誰?”

“很好,趙小子果然冇有說謊,冇有讓我失望!……既然到了這一步……那我就告訴你們,我到底是誰——”

因為那枚他心通鳥篆是通過趙子恒的血脈聯絡,所以哪怕現在那人元神掌握了鳥篆和楊晟通訊,但趙子恒仍然承擔著媒介的作用,他也知曉兩人之間的神念交流。

他喉嚨一鬆,眼前元神放下了他,開口道,“在下……王神宗!”

楊晟畢竟是蜀山宗的山中人,哪知大梁過往,所以並不知道這個名字有什麼意義。

然而趙子恒卻震驚的往後退了兩步,看著眼前的瘦削乾屍一般的元神,“你……你就是王神宗!那位大劍仙王神宗!?”

不怪趙子恒震動,大梁往前推十年,修行界除去太浩盟各宗,本土亦誕生了一位超卓高手,此人自號劍仙,飲酒作詩,揮就無數傳世篇章,極情入劍,修得了一手超凡入聖的劍道,當時便被譽為大梁修行界第一人,修為在五境巔峰,隻差一步可入真空境界,從此天地逍遙任遨遊的王神宗。

關於王神宗的故事,大梁至今說不儘道不完,不僅僅是那些讓無數女子閨閣思慕落淚的信手成詩,更是他曾經的那些治國篇章,引得朝堂大動,因此大梁便以國師之禮,冊封這位大劍仙。

這原本是大梁一些輝煌故事的起始,但這些過去,卻因為一件事而就此抹去封存,甚至成了大梁人人人避而不談的隱晦。

那就是國師王神宗,涉及廢太子一案。王神宗和太子白楠曾經就是莫逆之交,白楠仰慕其才華,王神宗也視對方為酒中知己,甚至不羈的他願意擔任國師,外界說來都是看太子的麵子。

但此事便引動這位國師王神宗為太子一黨,太子被廢之時,王神宗據說當年也一去不返,世人都認為他厭倦了王朝政局變幻,同情知己,又轉為心灰意懶,便從此遠走天涯,離開了大梁。

從此世人隻歎息當年大劍仙的風采,至今仍然是絕唱。

然而誰知道這樣令人惆悵神往的故事之中的主角,今時今日,就鎮壓在這罪獄山最深的地底,每隔一段時間,便會被穿身的七條巨鏈帶動,沉入寒泉。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楊晟擺正了心頭的動盪,穩住了心神,知曉此時的罪獄山地底,肯定一個重大的秘密,正浮出水麵,他不急,隻等著下麵雙方交流完畢,告訴他那個答案。

他繼續向前,然後轉過了那些叢林掩映,看到那座禦書房的時候,饒是他再如何心神重新收羅,此時也如遭重擊,身體一擺。

前方的內侍官收回目光,內心嘲諷,“這真是被聖上的天威所懾啊,嗬,還是四境第一人呢!”

而楊晟顫動的目光中,他看到了禦書房,飛架的簷角,從側立麵的線條上,赫然正是薑胤魂魄中所呈現出來的那副樣子,一個“豐”字型的飛簷結構!

難怪楚桃葉和瓦屋脈弟子地毯式搜尋京都,至今也無所獲。因為從製式上,就冇有其他的房屋,可以參照這樣的設計,整個大梁,冇有任何一棟建築,可以引用如此的建築。

因為這處建築,根本就是在皇宮之內,而且是內部最隱秘的地方。

當今大梁聖上的書房!

楊晟看著此間的大梁,湖泊浮著淡淡的霧氣,各種奇異靈花瀰漫,遠處是皇宮巍峨錯落有致的建築和園林,和仙境也不無二致。

甚至在天氣好的時候,泛舟這座湖泊,行走在那些步道之間,那是美妙到足以讓人忘憂的體驗。

然而望著這一切的美景,楊晟隻感覺到,眼前的大梁,是一片冰窟,而他正通身逐漸寒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